首页 -> 2006年第2期

春天来到昙华林

作者:方 方




  华林的母亲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扯开喉咙高声喊华林。华林以为母亲出了什么事,连滚带爬地冲下阁楼。
  结果什么事都没有。母亲笑盈盈地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四的妹妹。华林顺着母亲的目光看过去,小四的妹妹头颈下两侧的两条大白萝卜闪电一样划伤了华林的眼睛。华林站住了,一秒钟后便朝后退,退了一步,又退一步,似乎想要退回自己的房间。
  华林的母亲伸手一指,说你莫跟我装孙子,朝前走!别个姑娘伢跟你有话说,你退个么事?
  华林只好走出来。他不想看小四的妹妹,眼睛望着别处。别处的墙根有一个石柱础,华林以前从没注意过。华林心里想着这个石柱础有多少年了?八十年,九十年,还是一百年?嘴上却说找我有么事?小四的妹妹说,想请你帮个忙呀。华林说,么事?小四的妹妹说,我们中学同学有个聚会,想去东湖的落雁岛。聚一场不容易,就想请个高手照相。你可不可以帮忙呀?华林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华林的母亲便抢着说,当然可以,那有么事不可以的?跟你一路去玩,他是猫子掉了爪子,巴不得。小四的妹妹高兴道,真的?那我就太谢谢你了。记到,星期天早上八点钟出发,我来约你。我哥哥有车子送我到落雁岛。华林的母亲说,你放心,莫说八点,就是半夜三点,我们也起得来。
  话都是两个女人说的,华林完全没有插话的机会。他站在她们两个旁边,看完石柱础就看她们两个说话的嘴巴。看着看着,华林想,女人的嘴皮怎么可以运动得这么快?我脑子都没转过来,她们的话就说出了口。
  小四的妹妹甩着两条白萝卜走了。华林的母亲说,记到,星期天早上八点钟。你有时间吧?华林说,你么事都替我答应好了,我还有么事话说。没得时间也得抠点时间。华林的母亲说,这个姑娘伢蛮好,我蛮喜欢她。华林说,关键是你喜欢有么事用?华林的母亲说,你这个小狗日的,是真的想气我呀?
  星期天的早上,小四的妹妹准时出现在华林家门口。小四的妹妹穿了一条有袖的裙子,白萝卜不见了,华林松了一口气。
  开车的司机是小四。小四见到华林说,伙计,几年不见,你还那个样子。小四有些发福了,脸肥肥的冒着油光。华林说,你好像发财了咧。私家车?小四的妹妹说,私家个呵欠,他哪有这个本事。小四说,哎,莫在老朋友面前损我的形象,我的本事也不差呀。起码我在华林面前是有威信的。小四一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令华林想起小四当年命他下跪并哈哈大笑着仰身倒地的场景。华林的耳朵又痛了起来。华林说,不是你,我还没得今天。小四说,这话么样讲?华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华林想,说了你也不懂。
  车上无聊,便说闲话。华林问小四在哪工作。小四说他早就下了岗,现在在外面撮短水。华林问撮么事短水。小四便说跟出租车“挑土”。华林说,不会吧?这能挣多少钱?我看你这张脸,只有天天吃香喝辣才能长成这样子。小四笑道,好眼力,到底是照相的,一眼看得准。小四的妹妹说,他呀,扯着我表哥的衣裳角,不做么事,一天能赚百八十块钱,有时候还不止。
  华林一细问,才晓得小四的表哥是专管汽车年审的警察。车审点的隔壁一般都开着一家汽车修理厂。这厂子不是警察亲朋好友所开,就是警察自己有股份。但凡前来的汽车,哪怕是新车,车审员都会有理无理将之弄进那厂里修一次才能过关。为的是赚那笔修理费。但如果是熟人关系,一次便能通过。住在周围与审车警察熟悉的人也都是人精,他们开辟了一种业务,就是专门代人汽车年审。一次付两到三百元,保证轻松通过。司机前来年审车辆,只需要坐在路口休息喝茶,其他的事全都交代理人去做。车审完后,在路口接车交钱,两两都好。小四说他主要就是干这个。
  华林从未听说过这种业务,有些讶异。华林说,一天能审几辆车。小四说搞得好七八辆。华林说,那不是一天赚上千块钱?小四说,你以为我一个人得?我只能拿小头!剩下的是东家和警察分成。华林更加讶异,说警察也要分钱?小四说,你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咧!他不分钱凭什么让你一次过关?华林说,这么黑?小四说,这种事也叫黑?你晓不晓得黑是么颜色呀?
  华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落雁岛恰在这时候到了。
  华林是头一回到落雁岛。岛上的荒野和清冷比岛上的风景更让华林感到喜欢。华林想,我以前怎么就从来不知道这地方呢?
  小四的妹妹在车上就看到她的一帮同学,不等下车她就尖叫起来,坐在一边的华林吓了一跳。小四笑,你今天得听一天女人的尖叫。华林说,你不也要听?小四说,我不得陪到底,我只负责送你们过来,回去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华林和小四的妹妹一下车,小四扬了扬手,一溜烟地跑了。好久不见,见了虽然说了些话,却没怎么面对面。再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华林突然有一点点惆怅,虽然他并不喜欢小四这个人。
  小四的妹妹一直跟她的一帮同学尖叫着大笑着,男男女女都相互拥抱。华林就静静地站在一边看。都是就近入学,华林认识他们中的好些人,只是岁月流年,容颜老去。他个个都有面熟感,却个个都对不上以往的名字。
  小四的妹妹跟同学遍打过招呼后,这才想起了华林。小四的妹妹说,这是华林。一个瘦高的女生说,我晓得他是华林,高我们两届,八班的。小四的妹妹说,晓得就更省我的事。瘦高女生说,但关键的内容你没有介绍。他是你的么事人?小四的妹妹就侧着脸笑,笑得有些暧昧。华林怕引起误会,扬扬手上的数码相机,说我是来给你们照相的。瘦高女生并没有放过华林,说你是来给我们照相的,但为么事她不请别个,独独请了你?华林认真地说,我的技术高呀。
  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四的妹妹在华林的胳膊上拍打了一下,说你莫跟他们搭白,小心他们拿你瞎开心。华林忙闭了嘴,闭嘴后想,你这个样子,不是明摆着让别个跟我开心么?
  笑完后几个女生叽叽喳喳说,华林,要给我们照得美一点。华林不敢多言,只笑而不答。心里却道,除非你们长得美差不多,要不然美的只是风景,哪里会是你们?
  落雁岛在东湖上。东湖水面太大,落雁岛远离着人工修饰过的东湖公园,车不通船不到,便自有一种失去人间气息的空旷。除了人少些外,落雁岛的风景与东湖的风景差不多少。无非绿树和湖水。照这种到此一游的相片,对于华林来说,等于做小学生一加一的算术题,是不需要用技术的。华林只是随着他们的人群走,听任他们的指点,带着点懒散气替他们信手拍摄。
  湖边四处是景色。随意一站,背后便是风景。女生们都摆起姿势来合影,男生们也拉扯着三五一群地留念。同一风景点上要拍十几张,不需有任何的创意。华林一边拍一边暗想,这样的照片也需要我来照?想完就觉得小四的妹妹真是很讨嫌。
  一个大块头的男人,有些郁郁寡欢地站在远离众人的湖边。他低着头,旁边一株垂柳用柔弱无力的枝条在他头上扫来扫去。华林偶然间看到他,心里一抖,身上有些骚动,他的侧影像极了谭华霖。
  华林走近瘦高个的女生,一指湖边的男人说,他也是你们班上的?瘦高个的女生说,是呀。你连他都不晓得?华林说,不晓得。瘦高个女生便笑了笑,说他是你的情敌。华林有些不解,说我的情敌?瘦高个女生说,你在装苕吧?他追你的女朋友追了好几年,青春都浪费了,结果……白追。瘦高个女生说完一指小四的妹妹,跟着补了一句,你是么样把她弄到手的?她条件要得蛮高咧。华林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华林说过这句就不再说了,他怕说多了让小四的妹妹难堪。
  中餐就在落雁岛吃的。全桌都是鱼,说是全鱼宴。大块头男人掏的钱。大家都笑闹着,说他撑这个面子是给小四的妹妹看的。大块头男人就苦笑,说要是真的撑起来了,也还是那个事。可惜……唉,不说了。说话间,他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华林。
  

[1] [2] [3] [4] [5] [6]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