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期

狗强强的心事

作者:赵广健




  外姓婶子搬走后,街上就不再传扬秃老海和三拐子他们串门那些闲话了。妮娜还是来找狗强强一起玩耍,只是狗强强从不去队长家找妮娜。两人越来见面越少了,狗强强家院里空落落的只有几只老母鸡和那只半天不叫一声的大花猫。
  再后来,狗强强上了中学、没了父亲、高中毕业下地干活,与外姓婶子家就减少了来往。
  改革开放恢复高考的头一年,狗强强考学去了省城,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他在外乡成家、上班,也与妮娜减少了来往。
  
  已是三十年过去了,狗强强断不了回来看看外姓婶子和妮娜一家。
  妮娜已经有家有孩子,她男人在县里上班。外姓婶子还跟着刘大胡子过,一家人的日子一直比较平静。
  如今,狗强强已是年过半百,他对外姓婶子的身世仍然是小时候知道的那些。狗强强对外姓婶子感情很深,当年他考学回来帮奶奶拾掇杂活时,外姓婶子一听说狗强强回来,必来奶奶这厢送红枣、送花生之类的稀罕吃的,并与老房东拉家常、叙旧,之后,给狗强强洗衣裳、缝缝补补。妮娜也过来帮着拾掇。狗强强麻木得像块石头,根本不往别处多想,一直亲亲地把妮娜当作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不生二心。在学校搞上对象后,他还带着对象回来叫外姓婶子相面拿主意,外姓婶子眼含泪水苦笑着说好,狗强强心粗地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街上就传出来外姓婶子的感叹声:人家强强有对象了……言外之意中流露出对强强不娶妮娜的无限遗憾。
  狗强强后来也意识到外姓婶子确实想把妮娜嫁给他,只是她的想法传到狗强强耳朵里为时已晚,狗强强已与学校的对象订下终身。
  狗强强的奶奶去世,对狗强强是个不小的打击。院子无人看管,卖掉又不值几个钱,后娘又改嫁出走,他又没兄弟姐妹,爹和奶奶一走,家院无人拾掇,他还愿意叫外姓婶子搬回来住。那哪行呢?刘大胡子家有屋院,妮娜也有自家的住处,他家院子只有闲着。
  今年夏里,妮娜叫狗强强单人回旧家来说事,见到狗强强后,妮娜不由自主就落下泪来,她站在狗强强身边只是伤心地抹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气并不太热,院外一片蝉鸣声。
  狗强强很想把妮娜搂在怀里安慰她,轻轻地抚慰她,让她慢慢平静下心来,可是他怯生生地不敢靠近妮娜半步。妮娜自己慢慢在床边坐下来才道出了实情,说是她的胞姐来找她,要她去见亲生父母,她死活不依,认为自己从小跟外姓婶子长大,外姓婶子就是她的亲娘,谁也不认!
  狗强强静静地看着妮娜稍显苍老的脸庞,心里十分难过。妮娜自小就坚强,没在别人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记得当年红卫兵抄家抢她玩具时,她曾狠狠地把那个大个子学生咬了一口。
  狗强强冷静地看着妮娜,劝她认下亲爹娘未必就跟他们一起吃住,多一个朋友还多一条路呢,何况你又没有兄弟姐妹,多一个亲人也没有什么坏处。妮娜就坐在床边不言声,低头抹泪。
  窗外的院里被蝉鸣声响来一片特殊的寂静。俩人相视着都哭了,最后言定还是按狗强强说的去做。
  狗强强与妮娜单独见面之后,俩人更无话不说了。
  狗强强爹和狗强强奶奶去世之后,他打心眼里把外姓婶子当作自己最亲的亲人,常为自己多年没能照顾好外姓婶子和妮娜而心愧,更想安慰外姓婶子不要像嫁给刘大胡子一样看不起自己,愿意把外姓婶子的身世像知道自家爹娘一样知道清楚。
  狗强强一直认为外姓婶子的身世一定十分复杂,却又在心里认为外姓婶子是世上最了不起的女人。多年里,无论是游斗,还是下地干活回来应酬秃老海和三拐子他们那一帮男人的纠缠,从没见她脸上有过忧伤和愁容,生产队再苦再累,天生一副笑模样和慢条斯理的说话声一直伴随着她。
  狗强强在外多年,越来越领悟到外姓婶子内心的痛苦比周边任何人都大,她才是有苦不说的世上最伟大的女性。他一直弄不清外姓婶子哪来那么大的忍耐力和承受力。听说外姓婶子兄妹多人,她在有生之年只回过三次老家,两次是送殡父母,一次是送殡大嫂。与她多年来往的只有妮娜大舅舅一人,旁人是从未来过的。实际上,她距离老家也不过大几十里地,当地谁也不清楚她老家的具体地址,只是从口音上辨别大体位置在河的北边,而老家人也不知道她的具体下落在哪。
  妮娜大舅舅的守口如瓶和外姓婶子的六亲不认一直困惑着狗强强,而外姓婶子的言行举止绝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与人随和了一辈子的人,怎么会不认自己的同胞骨肉呢?这是狗强强内心痛苦的最大谜团。
  外姓婶子越是在表面上不带痛苦,狗强强越是认为外姓婶子比谁的痛苦都大。
  妮娜被狗强强说通去认亲生姐妹时,也是向狗强强做了保证,绝不让外姓婶子知道真情,来往也是偷偷进行。
  省城距离外姓婶子家并不太远,狗强强隔三差五去看望她们一家,更多的是拉着外姓婶子的手问寒问暖,给刘大胡子提来瓶烧酒,给外姓婶子放下些点心或水果之类的好吃物件,之后走开。
  多年来,无数次,狗强强不知怎样才能安慰外姓婶子高兴起来,可是,外姓婶子从来没在谁面前显露过任何不高兴,他安慰外姓婶子什么呢?
  如今,外姓婶子已年过八旬,且行动早已老态龙钟,说不定哪一会儿人就没了。狗强强对外姓婶子的谜团成了一块心病……
  责任编辑 康伟杰
  
  【作者简介】赵广健,男。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发表小小说近两百篇,其中20篇获省级以上优秀作品奖。系天津作协会员。
  

[1]